W恩承呀_

关于我

只想安安静静地写文,为太太打call,给小天使笔芯。
我家小姑娘@烦人的橘子芋,最喜欢未闻太太@未闻花名_要复习考试
圈名恩承,不是太太是个渣x头像是本体人设(趴
“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我、我也想玩xx

小透明粉丝少不怕!!

我又来了!!小天使们久等啦⁽⁽ଘ( ˊᵕˋ )ଓ⁾⁾*!

这章更新有点赶qwq依旧文笔出走,ooc预警!

第二章点这里 第一章点这里

推荐配合bgm:I Like Me Better 一起食用√


  我当然遵守了我自己的诺言。当天下午我和内德在纽约疯吃了一下午,揉着肚子违心地夸赞彼此是“低配版雷神托尔”和“高糊版黑寡妇”后,满足了胃和虚荣心就各回各家了。当然,我也很遵守诺言地没有给彼得打包。


  只是回家后我给他发了一大堆附赠的图片和小视频。


  打开我房门的时候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起来。我把自己摔在床上,身体回归了柔软的床铺的感觉实在太令人满足,我感叹着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才舍得解开手机的锁屏。


  彼得的信息爆炸似的充斥了我的视线,我动动手指从最上方他发的“!!!!!!!”,略过后来他的发问“你有给我打包吗?打包了吗?有给我带吗??”,一直滑到他几秒前发的控诉“你肯定没有给我带!!你怎么可以这么报复我/大哭!!”


  我强忍着笑意给他打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为什么一到网上就那么活跃?”


  绿色的进度条一下子到了底,随着“叮”的一声提醒音他最新的信息就跃到了界面的最底端:“你居然还敢笑?!我现在很生气!!”


  看着手机上简短的英文字母我甚至能想象到对面他一脸气鼓鼓的模样——蓬松的棕色头发不满地随着动作摆动,他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唇,鼓鼓囊囊地小声抱怨着自己,水汪汪的眼睛将主人愤慨的心情透得一干二净。


  太、太可爱了......


  我绝对不会承认在那一瞬间我被自己脑补的彼得萌出血了,绝对不会。


  我迅速把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痴汉一般的脑补挥出脑海,伸出手颤颤地按动键盘:“安抚你安抚你,你不是还有你的全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吗?”


  “可是你们还吃了抹茶千层!这可不是三明治可以弥补的!”他几乎是秒回,不管自己的安慰继续碎碎地抱怨着。


  “虽然三明治也很美味......噢damn,你们居然还吃了慕斯蛋糕!!”过了一会他又补充了一句,俨然一幅震惊到语无伦次的模样。


  忍不住了。


  我把手机摔在床上,捂住肚子开始笑。淑女的礼仪在此刻全都被丢到了九重天外,我笑得直打滚,配合着手机时不时传来的提醒音莫名地踩点。抱紧床边的蜘蛛侠玩偶我擦掉生理性的眼泪,缓了好一会才捡起了手机。自动锁屏的漆黑屏幕上倒映出我现在的模样,少女明眸皓齿,笑靥如花。


  虽然这包含了点自夸的意味,但是的确是这样——和彼得待在一起的自己,眉眼间都带上了甜蜜的味道。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我更喜欢与你在一起那时的自己。】


  这个少年就像夏天的冰镇饮料,像夜晚的萤火虫,像西装上小心翼翼别上的那朵白玫瑰——他解了我如同漫无目的的流浪者的渴,给了我黑夜里温柔的光,最后,亲手将青春懵懂的爱恋送到我的身旁。


  我怔愣着,不知不觉就已经把长久来一折再折的疑问发了出去。


  “彼得,在你心里我是怎么样的?”


  我的头脑一阵嗡嗡地发蒙,几乎是在零点零一秒之间一道雷劈醒了我被该死的爱情蒙蔽的意识。我连忙坐起身来,手足无措地想要撤回就连自己都无法直视的信息。颤抖的手指按住屏幕却迟迟无法动作,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诱惑自己:再等会、再等会。


  也许他会有什么回应呢?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都感觉自己被冰冻在渺无人知的地方七十年了,他的信息迟疑地跳到我的视线中。


  “我也说不清楚......但我感觉......该死,我是说,你是特别的。”


  You are the special one.


  你是独一无二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顺带请个小小的假......因为手机被收啦,所以评论什么的不能及时回不好意思qwq但还是打滚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只要一个小小的评论就可以得到作者的么么哒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给小天使们比心!!

献给我的小姑娘❤️@芋某某 
完全意识流了qwq


芋见你

(一)

六月的天气总是变化无常,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突然打起了雷。乌云布满了天空,雨滴一点一点地沾湿了整个世界。那股潮气萦绕在她周围无法散去,她抬起头,眼睫轻轻翻飞。

她能听见身旁的人喧嚣吵闹地过场,帆布鞋踩过水洼,溅起了细碎的青春。隔着几米的距离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眺望望不见的天空。

什么时候雨才会停呢?

雨帘里有人在向她走来。少女步履轻盈,雨伞上那一抹带着生命搏动的绿色跌宕起伏,逐渐淡化融入了透明。她感觉到绿意在攀爬,随着她的脚步交织出盛夏的果实。她慢慢地走上前,脚踝被亦虚亦实的藤蔓缠绕。

“阿芋。”少女笑靥如花,从唇齿间泄出的白气模糊了她的面庞,但她的眼眸里依旧有光,“阿芋。”

她在喊她。

“我们走吧。”

(二)

“我的城市即使是在三月也会下雪呢。”

她们沿着眼前的路不停地走,那场大雨也就被她们抛在了身后。少女收起了雨伞,把那抹勃勃的绿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她看了看重新展开的天空,莫名想起了见过无数次的银装素裹。

“雪啊……”她放慢了脚步,歪着头想了想,“雪好看吗?”

把世界染成洁白的雪,在这南方消失了的雪。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好看。”

恍惚间她感觉到有雪飘落她的肩头,这里是哪?空灵飘渺的女声通过广播传入她的耳中,断成时空交错的线条。

火车站。

“我要走了。”她突然意识到,看向她的少女。少女的笑容依旧灿烂,仿佛这并不是她们的离别。她伸手抱住她,细小的气音逐渐枯萎在空气中:“再见了,阿芋。”

“再见。”她回抱住她,那藤蔓紧紧地将她们缠绕。她的疑问脱口而出:“这是个梦吗?”

“不是哦。”少女松开手,斑驳的阳光倾落在地上,“这是我们的世界啊。”

她挥了挥手,温柔的光泽盖过了所有的掩饰,在褪去了烂漫的季节一层层在她的眼中荡开。

“下次再见的时候,一起去看雪吧,一起去看看那片灰色的海。”

生日快乐my芋!!!@芋某某 
爱你我的姑娘!
我要做第一个为你庆祝生日的人!(骄傲脸

生贺5:20给你发ww给你我的心心!

【愿世界如你一般纯粹。】

Tommy生日快乐!!!!
生日贺文奉上!
荷兰弟个人向,无cp,小小声希望大家能看完它x
文笔出走系列




(一)

今天是儿童节。

全球的孩子们都在翘首以盼这天的到来。六月一日就意味着满大街的糖果气球,音响里叭叭直唱的欢快歌曲,和拿着小礼物只等你一个拥抱的人偶熊。

节日给今天染上了特殊的色彩,可又有另外一种非同寻常的意义悄无声息地溜进了六月一日的背后。

今天是Tom Holland的生日。


(二)

Tom Holland难得地睡了个好觉。

清晨时分,阳光透过窗帘在他的眼睑上跳动,夏日的气息不知不觉间已渗入他的毛孔,拱得每一份心跳,每一次呼吸一阵暖烘。他嘤咛着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逐渐清醒的意识与模糊的睡意拉开了拉锯战,带着他浓密的睫毛不住地翻飞颤动。

突然间一股重量压在他的背上,蹦跶着跳上床的Paddy用力拽着他的被子,努力把他从春卷状态中扒出来,清脆的笑声隔着一层被子模模糊糊地传入他的耳中:“Tom!Tom!起来啦!!”

“嗯……”Tom下意识地蜷缩起身体,离开了温暖源的冷意沿着脊椎瑟瑟地一路往上,刺激着他睁开了眼睛。他缓缓地翻坐起来,含糊地打着哈欠招呼都半趴在他身上一脸兴奋的弟弟:“哈啊……早上好啊,Paddy.”

“你起来得太晚了,Tom!”Paddy不满地抱怨道,但下一秒他就整个人投入了Tom的怀抱里,仍带着孩子淡淡奶香的嘴唇亲在他柔软的脸颊上,“Happy birthday,brother!”

接了满怀小小的弟弟的Tom一脸状况外地眨了眨眼睛,被清晨的雾气所麻痹的大脑总算舍得开始一天辛苦的运作。伦敦的风轻轻拂过他的额发,经过绕地球一周缓慢跑动的反射弧回归了它应在的位置,他终于恍然大悟。

哦,今天是我的生日了。

恍如隔世的感觉太过深刻,他展开了笑容,收紧怀抱给弟弟个大大的回亲:“Thank you,Paddy!You're so lovely!”

“Oh come on,快从床上起来去洗把脸吧,大寿星。”靠在门上目睹了一切的Sam开口打破了房内兄友弟恭的气氛,眼里融着无法掩饰的笑意,“我该和你说什么?儿童节快乐?”

“You know,I am an adult now, Sam.”他放开怀里的Paddy让他轻巧地落在地上,走上去给另一个弟弟一个充满慵懒意味的拥抱,“你应该和我说什么?”

“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主动要求祝福的人!”Sam忍不住笑出声,他伸出手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Okay,happy birthday,Tom!”

“今天会是个好天,brother。”Harry在客厅里探出头来,不知为何他今天特意穿上了Spider-Man的衣服。Tom发自内心的觉得他这样穿比穿超人的衣服好看多了——虽然还是比真正的“蜘蛛侠”差上那么一点。Harry朝他做了一个经典的吐丝动作:“Happy birthday!”

“Thank you guys!!”Tom兴致盎然地朝他做了个wink,激得Harry怪叫着缩回了头。他笑着眯起了眼睛,那焦糖般甜蜜的棕色也就随之一层层荡开去。他转过头看向窗外,蓝天白云,混合着那抹洁白的蔚蓝将生活恬静的气息悠悠送到他的身边。他能感觉到有风,感觉到迟迟到来的夏天,感觉到有光。

美好的伦敦。

“Yeah.”他喃喃自语道,“Today is a good day.”


(三)

美好的一天就应该好好地整理一番自己。

Tom Holland一脸认真地往自己蜘蛛款式的牙刷上挤出牙膏——今天就应该用劲凉薄荷味的的,加上一个微微翘起的牙膏尾巴——完美!他满意地看了几眼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撇开眼睛,拿起放在裤兜里的手机,美滋滋的刷起了ins。

今天几乎他所有的社交帐号都被刷爆了,@和私信数不胜数,满屏的生日祝福都是献予他Tom Holland的。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滋味,他可以很清楚地意识到,他被许多人喜爱着。他的粉丝们来自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却都在今天跨越了时空的阻隔,不约而同地向他展现来自他们的爱意。

就像他突然站在了这个地球的中心,在某一刻——也许只是短短的几秒——和整个世界呼吸与共。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他往自己的脸上泼了一把水,借着冷水的刺激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他闭上眼睛,冰冷的触感顺着他紧闭的眼帘、鼻梁一路往下,凉丝丝的风钻入他的骨里,换来清洗一尽的畅然。他伸手撑住洗舆台,凑近镜子,颤抖着睁开了双眼。

镜中的少年是他最熟悉的模样。尚未打理的头发乱蓬蓬地伫立着,仍有些许调皮的水珠逗留在他长而卷的睫毛上。他们颤颤巍巍的反射出暖目的光彩,点润了一方天地,化为那双眼眸中星星点点的光芒。

他慢慢地眨了眨眼睛,今天美好得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手足无措的不真实感。可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对着镜子展开了笑容,眉眼弯弯。

糟糕,就连笑容都带上了甜丝丝的味道。


(四)

Tom一打开浴室的门就听见了有“咚咚”地快速跑动的声音,Tessa的身影从拐角处冲了出来,短腿一蹬就扑入了他的怀里。

“Tessa!!”他蹲下兴奋地接住了自家的小公主,用力地抱紧她揉了揉她的耳朵,“你也是来给我庆生的吗,嗯?”

“Of course!”随着Tessa响亮的叫声传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Nikki的身上还系着围裙,她笑容满面地站在不远处向他伸出双手:“Happy birthday,Tommy!”

“Mom!”Tom放下Tessa给自己的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弯下腰小心翼翼地亲了亲她的脸颊,“Thank you,and
I love you,mom.”

Nikki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带着些许酸涩的欣慰感让她忍不住说道:“I'm proud of you,son.”

他都已经22岁了啊,不过有些方面还是像小孩子一样。Nikki示意他放手,一脸得意地从身后拿出精心准备的礼物摆在他面前:“看,你的儿童节礼物,想不想要?”

“当然!”他干脆地回答道,毫不犹豫地接过了礼物,想了想又睁着他那双狗狗眼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更想要我的生日礼物,mom!”

“你也就只能拿到儿童节礼物了,Tom。”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Harry塞了满嘴的饼干含含糊糊地吐槽他,“You know, I'm an adult now. Right,Tom?”

被弟弟用刚才自己说过的话调侃了一波的Tom还没来得及让他感受一下大哥的威武,嚣张的敌人就被另外一个大Boss给秒杀了。Dom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听到Harry的话下意识拍了拍他的头,怼了一句回去:“你别说了Harry,儿童节礼物也有你的一份。”

客厅里传来偷听的Sam和Paddy毫无同情心的大笑声,Tom憋笑憋得辛苦,笑意在嘴边流连却又无法咽下。Dom悠悠地走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肩膀,被眼镜所掩盖的双眸里闪烁着由衷的喜悦。他骄傲地向他发下宣言:“Happy birthday,Tom!今年的生日礼物是我挑的,我敢保证你肯定会满意的!”

“Yeah.”他的眼里有星辰在流转,点亮了那一片璀璨的星空,“这真是太好了,真的。”



Tom Holland觉得自己很幸运。

这一路上他不得不舍弃了一些东西,但最重要的他一直紧握在手里。他有他的亲人、朋友和粉丝,他是被爱着的,也是爱着的。

也许他还有很多并不完美的地方,但他还可以继续努力,他还可以继续不停地、不停地走下去。

他还在发着光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爱你我的男孩❤️

沉迷吃粮无法自拔……太太们的粮太好吃了!!
相比之下我真的就是小渣渣啊!给太太们疯狂打call!!!
于是后果就是我现在只想吃粮产不出粮了(捂脸)

我又来啦!!

看文和催更的小天使好多,超级开心ヾ(◍°∇°◍)ノ゙!

第二章奉上!文笔依旧下线,OOC预警(趴)

第一章点这里


  我和彼得算得上old friends了。


  自从我搬入纽约皇后区后就逐渐和他有了来往。多年来我最大的不解就是,像彼得·帕克这样可爱到自带小天使光环的男孩,简直就是纽约难得一见的真·小纯情了,居然会被其他人欺负成这样。


  我也曾问过他这个问题。那时彼得正在专心致志地建立物理模型,听到我的话后有些无奈地撇了一眼自己握着鼠标的白皙的手。他下意识地鼓鼓嘴,含含糊糊地回答我:“嗯......可能他们看不起我这种‘小弱鸡’?”他甚至还有心情开个小小的自嘲,“You know......大部分人都喜欢弗莱舍那种类型的。”


  “那我就属于你说的那‘小部分’了。”我靠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梅姨难得烘焙成功的小饼干,“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个来自遥远东方的大美人。”


  “You mean China?”彼得笑着回头看了我一眼,多年来磨练出的神经让他已经可以做到面对我的小小调戏不再像以前一样面红耳赤了,“嗯,我觉得你说的都对。”


  我还记得他在说话时上翘的尾音,奶声奶气的,带着少年满满的青春活力。我也记得他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动作,彼得·帕克这个人不知不觉中就已占据了我那么多的回忆,喜欢他就像呼吸一样重要而简单。年少的爱恋躲在我的眼睛里,飘着甜蜜的粉色泡泡,只是我到现在才发现。


  一直以来我们保持着默契,从未离开过彼此——所以我会感到恐慌。


       为何他最近向我隐瞒了那么多事情?


  


  “彼得?要不要一起回去?”放学铃刚刚响起,大部分的同学就争先恐后地涌出教室门,奔向心心念念的社团的怀抱。我把作业一把扫入包里,站起来俯视我亲爱的同桌。彼得的动作顿了顿,瞪大眼睛摆出他熟练无比的无辜表情看向我:“噢,嗯.......抱歉,我今天有点事......”


  “你已经连续几天有点事了?”我将我的包甩上肩膀,挥挥手不满地瞪着他,“你都退掉了物理小组了,而且还没有告诉梅姨,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呃,这个......”他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眼神飘忽着搜肠刮肚企图找出些借口,“我只是在、嗯,做义工,帮帮其他人什么的?”


  “天哪......看在托尼·斯塔克的份上,”我瞥过他蓬松的头发,此刻正因为不知名的委屈而耷拉着,像个不被主人所信任的狗狗,“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撒谎!你还不如跟我说你去当蜘蛛侠呢!”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他的身体瞬间僵直了。我狐疑地撇了他一样,彼得连忙扬起了讨好的笑容,喋喋不休地证明他的清白:“嘿,你觉得我像蜘蛛侠吗?那可是Superhero啊,虽然没有Mr.Stark和队长厉害,但是......”


  我不知道我怎么就开启了他的话痨开关,但他这幅——抬头看着我,嘴角的弧度拉动少年的面部肌,犯蠢似的手舞足蹈着努力于说服我的模样——是有那么一点点点可爱。


  但又好像不止这样,下颌紧绷的线条一路往下,拉出完美的弧度,从衣领间我可以隐约看见他瘦削的锁骨,带动男性特有的喉结诱人地来回滚动。就仿佛...仿佛......


  仿佛他已经不是个单纯的大男孩了,少年的气息里夹杂着令人安心的荷尔蒙,在他的身边,可以安心地将自己托付给他,一起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真正的恋爱。


  男、男色误人......


  我有些狼狈地逼迫自己从恋爱脑切换回来,伸手叫停了他的碎碎念:“Okay,okay,彼得。”我严肃地盯着他的眼睛,企图从他的眼里看出动摇的色彩,“真的是不能告诉我的原因吗?”


  他很明显地露出了纠结的表情,仿佛经过了一次激烈的思想搏斗,最终小心翼翼地抿了抿唇开口:“I'm sorry... But I can't......”


  “All right.”如果实在是无法说出口的事情,再逼问下去就是自己的不对了。我故作轻松地耸耸肩,朝他笑着活跃刚才沉重的气氛:“我可是事先跟你说好了,‘放学后秘密活动’我一定会和内德逛遍纽约所有美食的,而且绝对不会帮你打包!”


  彼得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他似乎很高兴能够再次回到这种轻松的聊天氛围。他背上自己的书包站起身来,占着男孩子的优势现在轮到他俯视我了。隔着几步的距离,他自然而然地揉了揉我的头发,眼里带着闪烁的星星:“我敢保证你肯定会给我带的,对吗?”


  突如其来的摸头杀让我的大脑瞬间卡机,他掌心的温度化为蒸汽从我的脖颈一路攀升,晕晕乎乎的我甚至没听清他的只言片语,只能下意识地颤着声音回答了一声“yes......”。


  “That's great !”他小小地欢呼了一声,眼里的星星更加闪亮了。我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看见他收回手向后退了一步,挂着欢快的笑容跟我道别:“I'm sorry but I have to go... See you tomorrow, bye!”


  很彼得·帕克式的快速离场了。


  我保持着僵直乖乖地跟他挥了挥手告别,待他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离场后才放下手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要死,感觉自己越陷越深了......这家伙、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撩人啊!


  正巧这是内德悄悄地溜到了我身边,他一脸疑惑地看了看彼得消失的尽头,犹豫了大半天才偷偷地问我:“彼得怎么就走了......今天是我们俩的单独片场吗?”


  “啊?哦、是的。而且很不幸地告诉你,我们以后估计要持续双人组活动一段时间了,伙计。”我理了理心情,随性地回着他的话,迈开步伐走出了教室门。


  “噢......”他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快步跟上我的节奏,“不过,嘿,你刚才在和彼得聊什么?感觉好像很严肃,我都不敢靠近了。”


  内德失灵已久的氛围感应器居然起作用了?美队的胸啊,这简直是个奇迹!


  我有点想笑,但仔细一想他刚刚问的问题,一声叹息又一次脱口而出。我深沉地托着下巴,认真询问身旁的小伙伴的意见:“唔,内德,你觉得在彼得的心里我怎么样?”


  “哈?”他被我突然抛出的问题吓得脸上的肉肉都跟着一颤,一脸头疼地模仿我的哲学动作,“Bloody hell......我怎么知道?好朋友,嗯,好女孩......?反正不是普通人的关系就是了!”


  “诶,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可以实话实说吗?”


  “Come on!”


  “其实我也不知道......”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顺带小小请个假,接下来要连读两星期,所以接下来的更新咳咳咳可能就咳咳要稍等啦

大概会是个中篇?

忍不住自己的手来产粮了xx

我爱荷兰弟!!

文笔下线x剧情ooc预警



  “你说你喜欢彼得·帕克?”


  时值正午,中城科技的食堂依旧热闹非凡。拥挤的人群中我拉着米歇尔好不容易找到个座位坐下,鬼鬼祟祟地跟她讲完自己憋在心里好久的话,漫漫长篇的精辟总结就被眼前这位美人轻易地挑挑眉说出来了。


  天知道我才刚刚往自己嘴里塞了第一口饭,她这么大喇喇的一句话让这口饭死活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我憋红了脸,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从噎死的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不远处的彼得仿佛有所感应地向我看来。我也不知道在人声鼎沸的食堂里他是如何捕捉到米歇尔的话语的,但他就是瞪大了他那双水汪汪的狗狗眼,隔着几座的距离,一脸疑惑地朝我做着口型。


  你—在—喊—我—吗—?


  ......God。


  我连忙扬起了热情到有些虚假的笑容,一字一字地回复他:没—有—,你—听—错—啦—。


  彼得还是听信了我的话——他一向那么单纯——转过头继续乖巧地吃他的饭去了。我松了一口气,瞬间变化表情恶狠狠地瞪了优哉游哉看戏的米歇尔一眼。


  “米歇尔——能不能别说得那么大声!彼得差点就听到了!!”


  “可是看来你很巧妙地掩饰过去了啊。”她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从餐盘里继续拿起一根薯条啃着,“说实话我并不惊讶,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喜欢——Okay,okay,别再那么恼羞成怒地看着我了,我不说。”


  我重新在嘴里塞了一口饭,嚼了大半天才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问道:“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估计只有你们这种低情商生物才会觉得这是纯纯的朋友情。”米歇尔毫不在意地朝我喷着毒汁,“现在你终于醒悟了,可喜可贺。”


  “能不能别这么说了......”我艰难地吞下了口中的饭,有些沮丧地摧残盘里的土豆,“可是彼得喜欢的是丽兹,他跟我提起过她好多次了......而且我总觉得他最近有事瞒着我,一直捉摸不定的。”


  “没事,take it easy.”她想了想,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来安慰我,“我最近在禁闭室里帮你画了一幅彼得的素描,你要不要?”


  “要!”我瞬间回答道,暗戳戳地举起了手中的叉子以示自己的兴奋。


  米歇尔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一口咬掉了最后一根薯条:“很好,十美刀。”


  “......友尽吧,不谢。”


  


  午休结束后的上课时间总是让人感到昏昏欲睡。我努力睁大眼看着眉飞色舞的老师,却阻挡不了那些诡异的字符缠绕住我的眼皮,企图让我睡过去的恶劣行为。


  和我坐同桌的彼得依旧一脸认真地做着笔记,即使他头上还顶着闪闪发亮的学霸光环。我痛苦地抹了一把脸,闭上眼睛惨痛地喃喃自语:“Oh guys......我讨厌代数课。”


  很显然这样的声音躲不过彼得·听力超强·帕克的耳朵。在纸上莎莎滑动的笔暂时停下了步伐,他避开老师的视线轻轻撞了撞我的手臂,侧过头来小声呼唤着我:“嘿,你不听课吗?”


  老师仍站在讲台上讲着天书,我从指缝里偷偷看他。他扑闪着睫毛,认真看向我的眼眸里在阳光下折射出深褐色的光芒,像跌入焦糖里一样散发着甜腻腻的气息。


  这样看着,好像他只能看见我一样。


  ......糟糕,心跳好像漏跳了几拍。


  我再一次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努力将声音稳在平常的声调上:“别说我了,你自己数数你最近到底睡了几次早上的课,花了几节自习偷偷看油管上蜘蛛侠的视频?”


  “咳咳。”他的脸红了几分,被我反击成功后重新转回视线听他的课。我好奇地转了转眼睛,忍不住伸手戳戳他的肩膀,在他投过来的疑惑眼神里板着严肃的表情,像在进行秘密交易的地下组织一样压沉自己的声音:“兄弟,你是蜘蛛侠先生的手(粉)下(丝)吗?”


  彼得一脸状况外地眨了眨眼,一声笑在嘴边流连又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最终化成抿起的嘴角和脸颊上小小的酒窝。他也学着我压低自己的声音,凑近我在我耳边回答我的问题:“是的,我是......蜘蛛侠的忠实手下。”他顿了顿,又带上了一丝别扭的期待反问我:“那你呢?”


  “我?Absolutely!”我没有听出他话语中不自在的违和感,毫不犹豫地扬起了笑容,语调欢快地吐露出自己对“纽约好邻居”的崇拜,“蜘蛛侠超级帅!我很喜欢他!”


  彼得依旧眨着他的狗狗眼呆呆地看着我,脸瞬间以可视之姿涨红得像个熟透的果实。“呃、不,咳嗯!”他手忙脚乱地转过头,像是在匆忙掩饰什么一样低下头继续奋笔勤书。我不解地歪了歪头,得不到结果后撇撇嘴看向台上的老师。经过刚才一番打闹也清醒过来了,总算可以好好地听上一节代数课了。


  身边的彼得依旧发散着温热的温度,他顶着透红的耳尖,嘴角的笑意带上羞涩的欣喜,反而莫名其妙地盯着黑板发呆了一节课。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所以说wuli小周到底是蓝色眼睛还是绿色眼睛啊???

哭出声来

之前视美第一部的时候看到蓝眸真的是超激动,因为我就是蓝眼控,可是彩铅的第二季变成绿色眼睛了啊......?

所以这到底是要蓝还是要绿啊???(纠结)

标签:周泽楷

周泽楷为什么是鹰呢?

我一直把他当成一个纯粹的男孩——的确是这样,在虫爹和众太太笔下的周泽楷太美好了,像年少时渴求的一场梦,干净而明亮。他确确实实地存在着,沉默的少年,眉眼间带着星辰的笑意。

可在那笑意中又蕴藏了蓬发的血性。荣耀是他的理想和憧憬,这一种信念激发了他掩盖的豪情。鹰对自由的渴求是从血脉中代代相承下来的,即使他或许从未飞翔,他的利爪所指的方向永远是天空。

所以周泽楷不应该被那么简单地概括,他的存在沉默而浓烈。你无法想象在他如画的眉目下沸腾的熔岩——翻滚着,猎动着,又无声无息。

可他还是那么干净的少年,张狂的笑容是乖顺的,呆毛一卷一曲,温暖得像光,嘴角带着甜甜的酒窝。

所以我想,周泽楷是一只与众不同的、又平凡的鹰。他张开翅膀,一·枪·穿·云。

天空、风和阳光。
这就是周泽楷了啊。



ps:完全我流,只想夸周。

© W恩承呀_ | Powered by LOFTER